上海北京很大比例的人中考无法升入普通高中,有接近一半去中职

2016-08-09 22:52 阅读 455 次 评论 0 条
作为一个北京海淀区的小孩儿,高考问题每年都要轮一遍我已经很习惯了,但我还是想给大家讲讲我的故事。在此之前先正面回答问题:

上海北京很大比例的人中考无法升入普通高中,有接近一半去中职,是吗? 答:是。
是否北上广大城市的职普比更高? 答:不是。

我有一个发小,我俩本来都在一个很普通的小学里读书,玩儿得特别好。小学四年级她爸爸被人赏识高薪聘请进一家公司做管理,同时把我发小送进了中关村X小。然后她就每晚给我打电话:“这作业怎么这么难呢,我每天都要写到九十点。”我就笑话她:“你看你没我过得滋润吧,还不如和我一起和泥巴。”
然后就到了小学六年级,小升初的当口。那时北京的小升初有两条路:要么自己考试,要么电脑派位。我这么聪明当然要选择考试进好学校了,于是第一次就去考了北大附的升学考,出来就被虐哭了。数学真的不会做,英语真的听不懂。而我旁边的小胖子出来竟然还跟他妈说:“这次还行,比我想的简单。”我再看周围人的校服,清一色市重点区重点。我觉得这不行啊,就回去找我妈,我妈就去找了我发小她妈,拿回来了她学校里所有的数学和英语考卷和整整一套《华罗庚数学》和《新概念英语》。如果让我说我这辈子什么时候好好读过书,一次是高考前,还有一次就是小学六年级。我自己在家,从天黑学到天黑,花了五个月的时间自学,啃掉了整整一套《华罗庚数学》和《新概念第一册》,再去考试,就考上了一所仅次于市重点的区重点。重点来了:招生办主任给我家打电话,说交3万进重点班,交5万进实验班,这已经是最低价了,别的没考上的要交十几万。那时北京房价两三千块一平米,而我爸生意刚刚把我家钱赔光了。于是我就没进区重点,电脑派位派进了一所普通的中学的普通班(那时北京的学校都是这样,交了钱的进重点班和实验班,电脑派位的进普通班)。
说真的,我的初学并不算是海淀区的差校,只是所普通的中学,换句话说,它或许会比其他区县的普通中学还要好,也比海淀区真正的差校要好。但我的初中三年,被人勒索过生活费,和人打过架,和女生撕过逼,写情书早恋,带头抵制讨厌的班主任,穿超短裙上学被教务主任挡在门外。而我当时觉得,我已经是这班里比较乖的学生了。或许我和别人唯一的不一样,就是我成绩好:拜当年几本《华罗庚数学》和《新概念》所赐,我就算整个初中都不学习啃老本,也一直都是普通班全年级第一,每次都把第二名甩下三十多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那些重点小学的学生小学就把我们初中课本都学完了,初中都在玩儿奥数,能不得奖么?)。那时我们班被分来了一个刚毕业的语文老师,还没被这个学校的氛围磨平,总是认真地备课,所以我很喜欢她。有一次运动会上她和我坐在一起,谈及未来,她对我说;“终有一天,你会发现曾经坐在一个教室里的同学,从此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现在竟是你们彼此距离最近的时候。”那时我还不懂,很久之后我懂了。
初中三年之后我中考考上了一所区重点的高中,而我的初中同班同学大多数去了职高。我清楚地记得一个数字:那年的升学率是45%。
再之后,我进了一所985大学读本科,我的初中同学在群里发他们的结婚照和晒娃照。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而我的大学同学,竟然惊人地聚集,都是从几个超级学校和教育重镇出来的。四川的来自于成都的四七九中和绵阳,山东的就是青岛、潍坊和泰安,江西人来自新余,河北人来自衡水。他们来自同一个高中,甚至同一个初中,这所学校像一台巨大的机器,源源不断给每一所大学输送血液,而其他学校的学生都好像销声匿迹了。再说北京的四个孩子,清一色市、区重点毕业。
再看所有孩子的家庭背景,除了各种二代,剩下的所谓普通人家,也都是各个地区的小康之家,在当地都能排上前10%,包括我。哦对了,开头的那位发小,父母皆是清华毕业,现在已经身家千万。
是的,我没有见过真正的穷人。

为什么一个孩子能考上重点大学?因为Ta来自重点高中。为什么能进重点高中?因为来自重点初中。为什么能进重点初中?因为家里有足够的资本培养他的能力和视野,实在不行还能直接用钱简单粗暴地把他塞进需要的环境当中。而这一切,挤压的都是普通人民群众向上攀爬的空间。

我很早就明白阶层固化与阶级壁垒的存在,也能深刻地体会到其在各个领域的渗透,教育也无法排除在外,这种现象不分地域。

发表评论


表情